<code id="64iy4"><xmp id="64iy4">
<code id="64iy4"><xmp id="64iy4">
<center id="64iy4"></center><optgroup id="64iy4"></optgroup>
<samp id="64iy4"></samp>
<code id="64iy4"><xmp id="64iy4">
歡迎光臨中圖網 請 | 注冊
> >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精選收錄沈從文、豐子愷、史鐵生、劉亮程、楊絳、賈平凹、蘇童等幾十位知名作家的經典散文!愿每個內心孤獨焦躁的人,能得到安寧的撫慰。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2019-02-01
開本: 32開 頁數: 280
讀者評分:4.9分17條評論
本類榜單:文學銷量榜
中 圖 價:¥29.9(7.5折) 定價  ¥39.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本類五星書更多>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版權信息

  • ISBN:9787201142371
  • 條形碼:9787201142371 ; 978-7-201-14237-1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內容簡介

這是一本關于心靈、直擊靈魂深處的散文集,共收錄散文60篇。其中包括沈從文、豐子愷、梁實秋、林語堂、楊絳、余光中、周國平、賈平凹、蘇童、劉亮程等幾十位知名作家的經典散文作品。
作家們在書中談論親情、友誼、久別的故鄉、逝去的時光等,或直擊主題,或慢慢鋪敘,卻都飽含巨大的能量,給予讀者在喧囂現世中從容前行的精神信仰。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目錄

一種云





天窗
一種云
平凡的境界
沒有秋蟲的地方
樹會記住許多事
把苦悶放逐
勿忘草
泥濘
灰色的價值


合歡樹

淡化抑或消散
丑石
駱駝
梧桐樹
隱身衣
墓碣文
小黑狗
合歡樹
燕子
珍珠鳥
草原上的馬
水塘邊的鳥窩
那樹
淡竹
小黑屋瑣記


焚鶴人

秋天的況味
生命
想飛
造心
廠甸
巴黎的書攤
焚鶴人
照夜白
話說知音


月光
細雨夢回
生活如薊
消失的天空
精神明亮的人


羊的樣子

走在自己的路上
世間有情人
蜘蛛和梅花
胰皂泡
三棵樹
感謝《簡·愛》
羊的樣子
禿的梧桐
沙之聚
綿綿土
暗盒筆記
有話對你說
絕版的周莊
對面的蔦蘿
向日葵
到天堂的距離
展開全部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節選

街 文/沈從文 有個小小的城鎮,有一條寂寞的長街。 那里住下許多人家,卻沒有一個成年的男子。因為那里出了一個土匪,所有男子便都被人帶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去,永遠不再回來了。他們是五個十個用繩子編成一連,背后一個人用白木梃子敲打他們的腿,趕到別處去做軍隊上搬運軍火的伕子的。他們為了“國家”,應當忘了“妻子”。 大清早,各個人家從夢里醒轉來了。各個人家開了門,各個人家的門里,皆飛出一群雞,跑出一些小豬,隨后男女小孩子出來站在門限上撒尿,或蹲到門前撒尿,隨后便是一個婦人,提了小小的木桶,到街市盡頭去提水。有狗的人家,狗皆跟著主人身前身后搖著尾巴,也時時刻刻照規矩在人家墻基上抬起一只腿撒尿,又趕忙追到主人前面去。這長街早上并不寂寞。 當白日照到這長街時,這一條街靜靜的像在午睡,什么地方柳樹桐樹上有新蟬單純而又倦人的聲音,許多小小的屋里,濕而發霉的土地上,頭發干枯臉兒瘦弱的孩子們,皆蹲在土地上或伏在母親身邊睡著了。做母親的全按照一個地方的風氣,當街坐下,織男子們束腰用的板帶過日子。用小小的木制手機,固定在房角一柱上,伸出憔悴的手來,便捷地把手中犬骨線板壓著手機的一端,退著粗粗的棉線,一面用一個棕葉刷子為孩子們拂著蚊蚋。帶子成了,便用剪子修理那些邊沿,等候每五天來一次的行販,照行販所定的價錢,把已成的帶子收去。 許多人家門對著門,白日里,日頭的影子正正地照到街心不動時,街上半天還無一個人過身。每一個低低的屋檐下人家里的婦人,各低下頭來趕著自己的工作,做倦了,抬起頭來,用疲倦憂愁的眼睛,張望到對街的一個鋪子,或見到一條懸掛到屋檐下的帶樣,換了新的一條,便仿佛奇異的神氣,輕輕地嘆著氣,用犬骨板擊打自己的下頜,因為她一定想起一些事情,記憶到由另一個大城里來的收貨人的買賣了。 她一定還想到另外一些事情。 有時這些婦人把工作停頓下來,遙遙地談著一切。*小的孩子餓哭了,就拉開衣的前襟,抓出枯癟的乳頭,塞到那些小小的口里去。她們談著手邊的工作,談著帶子的價錢和棉紗的價錢,談到麥子和鹽,談到雞的發瘟,豬的發瘟。 街上也常常有穿了紅綢子大褲過身的女人,臉上抹胭脂擦粉,小小的髻子,光光的頭發,都說明這是一個新娘子。到這時,小孩子便大聲喊著看新娘子,大家完全把工作放下,站到門前望著,望到不見這新娘子的背影時,才重重地換了一次呼吸,回到自己的工作凳子上去。 街上有時有一只狗追一只雞,便可以看見一個婦人持了一長長的竹子打狗的事情,使所有的孩子們都覺得好笑。長街在日里也仍然不寂寞。 街上有時什么人來信了,許多婦人皆爭著跑出去,看看是什么人從什么地方寄來的。她們將聽那些認字的人,念信內說到的一切。小孩子們同狗,也常常湊熱鬧,追隨到那個人的家里去,那個人家便不同了。但信中有時卻說到一個人死了的這類事,于是主人便哭了。于是一切不相干的人圍聚在門前,過一會兒,又即刻走散了。這婦人,伏在堂屋里哭泣,另外一些婦人便代為照料孩子,買豆腐,買酒,買紙錢,于是不久大家都知道那家男人已死掉了。 街上到黃昏時節,常常有婦人手中拿了小小的笸籮,放了一些米,一個蛋,低低地喊出了一個人的名字,慢慢從街的這端走到另一端去。這是為不讓小孩子夜哭發熱,使他在家中安靜的一種方法,這方法,同時也就娛樂到一切坐到門邊的小孩子。長街上這時節也不寂寞的。 黃昏里,街上各處飛著小小的蝙蝠。望到天上的云,同歸巢還家的老鴰,背了小孩子們到門前站定了的女人們,一面搖動背上的孩子,一面總輕輕地唱著憂郁凄涼的歌,娛悅到心上的寂寞。 “爸爸晚上回來了,回來了,因為老鴰一到晚上也回來了!” 遠處山上全紫了,土城擂鼓起更了,低低的屋里,有小小油燈的光,為畫出屋中的一切輪廓,聽到筷子的聲音,聽到碗盞磕碰的聲音……但忽然間小孩子又哇的哭了。 爸爸沒有回來。有些爸爸早已不在這世界上了,但并沒有信來。有些臨死時還忘不了家中的一切,便托便人帶了信回來。得到信息哭了一整夜的婦人,到晚上便把紙錢放在門前焚燒。紅紅的火光照到街上下人家的屋檐,照到各個人家的大門。見到這火光的孩子們,也照例十分歡喜。長街這時節也并不寂寞的。 陰雨天的夜里,天上漆黑,街頭無一個街燈,狼在土城外山嘴上嗥著,用鼻子貼近地面,如一個人的哭泣,地面仿佛浮動在這奇怪的聲音里。什么人家的孩子在夢里醒來,嚇哭了,母親便說:“莫哭,狼來了,誰哭誰就被狼吃掉?!?臥在土城上高處木棚里老而殘廢的人,打著梆子。這里的人不須明白一個夜里有多少更次,且不必明白半夜里醒來是什么時候。那梆子聲音,只是告給長街上人家,狼已爬進土城到長街,要他們小心一點門戶。 一到了陰雨的夜里,這長街更不寂寞,因為狼的爭斗,使全街熱鬧了許多。冬天若夜里落了雪,則早早起身的人,開了門,便可看到狼的腳跡,同糍粑一樣印在雪里。 一九三一年五月十日作 梧桐樹 文/豐子愷 寓樓的窗前有好幾株梧桐樹。這些都是鄰家院子里的東西,但在形式上是我所有的。因為它們和我隔著適當的距離,好像是專門種給我看的。它們的主人,對于它們的局部狀態也許比我看得清楚,但是對于它們的全體容貌恐怕始終沒看清楚呢。因為這必須隔著相當的距離方才看見。唐人詩云“山遠始為容”,我以為樹亦如此。自初夏至今,這幾株梧桐在我面前濃妝淡抹,顯出了種種的容貌。 當春盡夏初,我眼看見新桐初乳的光景。那些嫩黃的小葉子一簇簇地頂在禿枝頭上,好像一堂樹燈,又好像小學生的剪貼圖案,布置均勻而帶幼稚氣。植物的生葉,也有種種技巧。有的新陳代謝,瞞過了人的眼睛而在暗中偷換青黃。有的微乎其微,漸乎其漸,使人不覺察其由禿枝變成綠葉。只有梧桐樹的生葉,技巧*為拙劣,但態度*為坦白。它們的枝頭疏而粗,它們的葉子平而大。葉子一生,全樹顯然變容。 在夏天,我又眼看見綠葉成蔭的光景。那些團扇大的葉片長得密密層層。望去不留一線空隙,好像一個大綠幛,又好像圖案畫中的一座青山,在我所常見的庭院植物中,葉子之大,除了芭蕉以外,恐怕無過于梧桐了。芭蕉葉形狀雖大,但數目不多,那丁香結要過好幾天才展開一張葉子來,全樹的葉子寥寥可數。梧桐葉雖不及它大,可是數目繁多。那豬耳朵一般的東西,重重疊疊地掛著,一直從低枝上掛到樹頂。窗前擺了幾枝梧桐,我覺得綠意實在太多了。古人說“芭蕉分綠上窗紗”,眼光未免太低,只是階前窗下的所見而已。若登樓眺望,芭蕉便落在眼底,應見“梧桐分綠上窗紗”了。 一個月以來,我又眼看見梧桐葉落的光景。樣子真凄慘呢!*初,綠色黑暗起來,變成墨綠;后來又由墨綠轉成焦黃;北風一起,它們大驚小怪地鬧將起來,大大的黃葉子便開始辭枝——起初突然地落脫一兩張來,后來成群地飛下一大批來,好像誰從高樓上丟下來的東西,枝頭漸漸地虛空了,露出樹后面的房屋來,終于只剩下幾根枝頭,回復了春初的面目。這幾天,它們空手站在我的窗前,好像曾經娶妻生子,而現在家破人亡的光棍,樣子怪可憐的!我想起了古人的詩:“高高山頭樹,風吹葉落去。一去數千里,何當還故處?”現在倘要搜集它們的一切落葉來,使它們一齊變綠,重還故枝,回復夏日的光景,即使仗了世間一切支配者的勢力,盡了世間一切機械的效能,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回黃轉綠世間多,但象征悲哀的莫如落葉,尤其是梧桐的落葉。 落花也曾令人悲哀。但花的壽命短促,猶如嬰兒初生即死,我們雖也憐惜它,但因對它關系未久,回憶不多,因之悲哀也不深。葉的壽命比花長得多,尤其是梧桐葉,自初生至落盡,占有大半年之久,況且這般繁茂,這般盛大!眼前高厚濃重的幾堆大綠,一朝化為烏有!“無?!钡南笳?,莫大于此了! 但它們的主人,恐怕沒有感到這種悲哀。因為他們雖然種植了它們,所有了它們,但都沒有看見上述的種種光景。他們只是坐在窗下瞧瞧它們的根干,站在階前仰望它們的枝葉,為它們掃掃落葉而已,何從看它們的容貌呢?何從感到它們的象征呢?可知自然是不能被占有的??芍囆g也是不能被占有的。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相關資料

我最喜愛的一句沈從文的情詩,只有十個字,但是深深打動了我——我們相愛一生,一生還是太短。
——董卿
除了魯迅,還有誰的文學成就比他沈從文的《邊城》高呢?
——汪曾祺
豐子愷的文和畫就像一首首小詩,我們就像吃橄欖似的,老咂著那滋味兒。
——朱自清
從豐子愷那里,我學會了樸素。
——林清玄
人的“任性”就是不顧一切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只有這樣,人才可以說,我這一生不虛此行。
——賈平凹

心靈的歸途——名家散文集 作者簡介

林非 江蘇海門人,當代著名散文家、學者。歷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國魯迅研究會會長、中國散文學會會長。其學術論著與散文創作均追求獨創個性和文化內涵,海內外學者對其評論頗多,有些論著和作品已被國外翻譯出版或發表。代表作品有《魯迅和中國文化》等。 施晗 湖南祁東人,80后代表作家、出版人。曾任“為你讀詩”總編輯,《青年文學家》雜志執行主編?,F任文賢閣出版公司總編輯,“大米藝術”創始人兼總編輯,美國西肯塔基大學孔子學院首批特聘藝術家。代表作品有《書生味道》等。 部分作者—— 沈從文;梁實秋;豐子愷;林語堂;余光中;林清玄;冰心;楊絳;賈平凹;周國平;畢淑敏;席慕蓉;林徽因;巴金;史鐵生;

商品評論(17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
在線客服
精品国产三级在线观看
<code id="64iy4"><xmp id="64iy4">
<code id="64iy4"><xmp id="64iy4">
<center id="64iy4"></center><optgroup id="64iy4"></optgroup>
<samp id="64iy4"></samp>
<code id="64iy4"><xmp id="64iy4">